活尸世界1-2作者坏哥哥 - 活尸世界1-2作者坏哥哥

    来源:   发布时间:2020-10-29 07:30:01   浏览次数:668

    字数:6700
    首发:春满四合院

    =活尸世界01=
    那一天,整个世界成为活尸横行的世界。
    没有人知道这一切是从哪里开始,只知道短短几周时间,全地球就彻底沦陷。
    会沦陷这幺快,在于不是慢吞吞的活尸,是百米赛跑的活尸,甚至跑的比正常人还要快。
    为什幺能够跑的比正常人还快?记得有学者说过,这是因为活尸的大脑神经已经遭受破坏,自我保护的机能已经失效,所以肉体不再受到拘束,可以百分百的发挥身体效能,哪怕肌肉会边跑边分裂,甚至是骨错筋断,依然全速奔跑。
    所以正常活人一被活尸追逐,根本没有机会。
    人们想活下去,就是无声躲藏,躲藏,再躲藏,绝对不要引起活尸的注意,否则当周围所有活尸一起对着你百米冲锋,真的是老天保佑了。
    我叫小林,独自活在满是活尸的城市中,这就是我的故事……
    ………………
    …………
    ……
    芦林城,是大高城的卫星都市,位在山边。
    所谓的卫星都市,就是指很多人住在芦林城,但是前往邻近的大高城上班或是活动。可以说芦林城是座居住的都市,主要都是些公寓大楼,大高城则是工商业区.
    我安静的在芦林城一隅的下水道移动,听着顶头的马路上不时传来活尸的脚步和呻吟,尽量让自己不发出任何声音。
    我会选择下水道移动,主要是这里很意外的都没有活尸出现的身影。
    为什幺没有活尸出没?我想最主要的原因,就在于一般人不会懂的要走下水道,加上对下水道系统不熟,不知道前方会通往哪里,或是死路一条,自然不会敢轻易涉入,导致活尸不会一起闯进来。
    这样的情况对我来说,根本利上加利。我会这样说,主要是因为我出社会之后的工作就是清理下水道……
    现在,我终于抵达目的地,眼前是一个老旧的楼梯,通往正上方的圆孔盖.
    我慢慢爬上去,轻轻推起圆盖,透过隙缝观察四方。
    t字型的防火巷内,路上有几张废纸被风吹动,墙边的垃圾箱,此外没有活尸的踪影,是好现象。
    我再看了看,发现一扇绿色的铁门,也是一栋建筑的后门,那里就是我的目的地。
    我正式爬进巷子,弯着腰,沿着墙壁快步向那扇门走去。
    站在门前,我再次左看右看,从背包内拿出锁匠的开锁器,正式撬锁.
    当然,我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。
    大约十分钟,终于顺利开锁.
    我轻轻拉开铁门,内里还有一扇木门.
    就我的经验,这扇内门一般不会锁.
    伸出手,轻轻转动门把,果然开了……
    我没有冒然就闯进去,而是推开一小缝,小心看进去,侧耳倾听,确认情况.
    是一间便利超商的内部仓库。
    阴暗的室内,铁架上摆满等待上架的货品,我正是为这些东西而来。
    确认一切安全之后,我才溜进去,关上内门,开始搜括。
    不过就在我要开始搜括物品的当下……
    我注意到,阴暗的角落竟然有几十个吃完的包装盒,明显是个垃圾堆放区.
    直觉告诉我,这里不是只有我一个人。
    我立刻蹲低身体,背包抽出铁撬,观察可能躲人的地方。
    这个内部仓库都是铁架,不可能有地方躲人,那幺就是在别处。
    我无声走向通往店内的木门,双耳轻轻贴在门上,窥听内部情况.
    虽然很轻微,但是明显有人在活动。
    甚至,有轻微的咳嗽声。
    我静听一会,确认应该只有一个人,于是拿起一个空纸盒,无声站到门后,轻轻拉开房门,蹲下来埋伏。
    里面的人,看到木门开了,发出一声:「咦?」
    接着,那个人小心走过来,站在门前,看向仓库内部。
    不过他明显没想到会有人从后门闯入,现在更躲在门后,所以没有向我这边看过来,只是看着阴暗的铁架上所有东西是否正常摆放。
    他一定想着: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,只是门没有关好,意外开启?
    他伸手,重新把门关上。
    我在房门即将关上的瞬间,把手中空盒丢向远处的墙壁,发出明显的碰撞声。
    他再次推开门,探头看,并且如我所愿,终于走进仓库查看。
    真的完全没想到门后面会有一个人埋伏,所以这个人完全背对我。
    我立刻扑上去,朝着后脑杓猛打一下……
    ………………
    …………
    ……
    后门仓库,迷你办公室和小厕所,对外营业的商店门市,这就是便利商店的内部结构。
    我确定没有其他人存在,只有被我打昏的这个人,立刻把他从阴暗的仓库拉进比较明亮的迷你办公室。
    办公室的桌上,有一盏小油灯亮着,旁边摆放着一本书,和几盒的零食,应该都是商店内的贩卖物,被他拿来打发时间.
    办公桌旁边的地板,几件衣服铺设成床垫的模样,他应该就是在这里睡觉生活。
    我把他拉到这堆衣服上,然后转大油灯,看他的脸。
    果然,是女的……
    大约是高中生,16-18岁左右。
    留着一头长发,看起来眉清目秀,具有文艺社学姊气质,算是个小美人。
    我不知道她叫什幺?之前发生过什幺事?为什幺躲在这里?我只知道,她已经被我彻底敲昏,轻微的脑震荡,一时半刻不会醒来。
    我开始搜身,探查她的外套口袋,一包糖果,一个开罐器,被我丢到办公桌上。
    我拉下她的外套拉炼,里面穿着毛衣,没有口袋可以搜。
    正式向下看,牛仔裤的口袋,我开始掏查,一张照片,一个轻薄的笔记本。
    照片上,是她和一名中年妇女的合照,看起来应该是她的妈妈,只是不知道现在何处?搞不好已经成为其中一具活尸?
    笔记本,内部只有写几个人名和电话号码,剩下的就是些现在已经没有意义的生活小笔记,像是几月几日几点要在什幺地方和谁碰面之类。
    这些东西,都是她和过往生活的联系,才会一直紧带在身上吧?
    那幺,也算是搜查完毕,该来办正事了。
    什幺正事?有东西就搜括,有女人就上……反正世界已经彻底崩溃,没有法律了。
    我已经多久没有上到女人了?我已经记不起来。只知道看她这样,或许还是个处女吧?如果是,可真赚到了!
    我拉起她的毛线衣,立刻看见她的肋骨,真的非常瘦,几乎贴在皮肤上,可能在这个地方省吃检用的挣扎很久,身体才会慢慢瘦成这样?
    再往上拉,她没有穿胸罩,甚至没有小胸衣……暗红色的乳头,裸露的双乳,大约是c,看起来依然坚挺。
    我直接双手握住,又捏又揉,感觉就像装满温水的水球,非常舒服,真想整天捏玩。
    她依然没有丝毫反应,也不可能。
    揉玩一会,我慢慢弯腰俯身,张嘴含住乳头.
    我又吸又咬又拉,甚至有股冲动想把乳头咬掉,不过还是忍住。
    这时,我的老二已经硬梆梆,再也不能忍耐。
    我开始脱她的牛仔裤,见到底下的白色内裤,和她的赤裸双腿。
    她的双腿同样很瘦,加上看起来没有什幺运动,应该是因为整天关在这里,所以没有什幺肌肉。
    不过这不是我关心的事。
    牛仔裤丢到一边之后,我继续脱下她的白色内裤,见到一团阴毛,终究不是孩子了。
    因为不知道她是怎幺过活,怎幺保养私处,所以我不敢立刻舔,也不敢赤手摸,而是先从地板随便拿件衣服,用力擦拭她的下体,这才推开她的双腿,拿过小油灯,照亮她的下体查看。
    就是……正常女性的下体.
    轻轻剥开大小阴唇,立即看见有点湿湿的阴道口,粉红色,非常漂亮。
    再剥开阴道口仔细看,是中央开孔的处女膜!真的是赚到了!
    这可能是我第一次上到处女吧?
    我立刻吐口水,在她阴部上抹几下充作润滑液,就此脱下自己的裤子,露出将近十公分长的阴茎,压到她身上。
    龟头探索着顶几下,一个用力,被紧紧夹住,也开始贯入!
    这个小处女已经被我破处侵犯了,但是依然没有反应,僵若死人。
    我看着她的脸,一次贯穿到底,十公分的阴茎彻底没入,正式征服一个处女!
    又湿又热又紧,尤其是第一次,从来没有其他男人插入过,这种感觉真的好销魂……
    我捏着她的c乳,开始插抽,一下又一下的操她。
    她也回应我的顶撞,身体一下又一下轻微动着。
    看着她的脸,我不由得想着:你到底叫什幺?有着什幺样的过去?
    此外,我也开始产生一种怜爱之情,觉得自己应该好好照顾她,因此伸手轻抚她消瘦的脸庞……不过,我也知道,自己要活下去都很艰难,哪可能再照顾她?
    我就这样一下又一下撞她,几分钟之后,终于想要射精!
    狠狠的一撞,也狠狠的射精进去,一发又一发,大约十发的猛烈喷射,我的精子开始游进她的处女子宫!
    喔……不管时代怎幺变化,人生就该像这样啊……
    ………………
    …………
    ……
    干完这个女孩之后,开心了,满足了,我重新穿上裤子,任凭她的下体倒流出精液,开始作另一件重要的事:搜括生活品。
    我先从食物和生活药物下手,尽量塞进包包内,直到再塞不进去。
    仓库所有食物和生活药品,几乎被我拿走一半,大背包完全塞满,看这样至少可以吃上一个月,暂时可以放心。
    我进行最后的清查,确认没有遗漏任何有价值带走的物品。
    从仓库再次清查进入办公室,我翻箱倒柜,并且一直闻到精液的腥味。
    我不由得转头,看着依然坦胸露下体的女孩,和倒流出的乳白精液……
    离开前,再干她一炮吧?
    于是我再次脱下裤子,压到她身上,让自己的精液润滑几下,很顺畅的再次干进去!
    一定是因为回马炮的关系,所以又滑又顺畅。
    当然会觉得有点噁心,但是转念想想,是自己的精,不是其他男人的,就忍了下来。
    我再次捏她的奶,用力顶撞,尽情感受快感。毕竟下一次再有机会骑到女人,不知道会是哪天的事?
    只是,出我预料之外,她忽然微微呻吟,并且张开双眼,和我对看……
    四目相交。
    我讶异的不敢再动,只是插着她。
    她也一脸困惑的看着我。
    几秒之后,她慢慢抬起头,立刻看到被我捏着的裸露乳房,和相贴的腹部……
    这个女孩终于意识到发生的事,重新看我的脸,张口就要尖叫!
    能让她尖叫吗?
    她要是把商店外面的活尸引进来,要怎幺办?
    我也不管还插着她的阴道,立刻从地上随手掏起一件衣服,塞进她的嘴!
    然后握紧拳头,狠狠打她的脸!
    一下又一下全力猛打,没有留情!
    绝对让她叫不出来的猛打!
    因为如果留情,让她有惨叫机会引来活尸,我也会死!
    我紧张的边打,心里边呐喊:闭嘴!闭嘴!闭嘴!闭嘴!……
    当然一拳又一拳的会有拳声,不过比起她的尖叫总是小上许多!
    这个女孩也被我打的从最初的闷哼,双手双脚的激烈摆动挣扎,到后来完全没有反应,明显已经被打晕头……
    我住手,无声喘气看她,要是她又要反抗就继续打。
    她却像个死人,动都不动躺着,半睁双眼的脸侧向右边,脸上都是伤口和鲜血,刚才清秀的脸庞不再可见……
    我小声威胁:「不要出声!不然我杀了你!」
    她毫无反应。
    「听到没有?」
    她终于点头.
    看她这样,应该不会乱来了,我再次伸手捏她的奶,重新开始干她。
    她依然动也不动,只是任凭血流,半睁双眼看着右边。
    实在是很难看,也越看越没有性致,我想转过头,但是又没办法,因为不知道会不会忽然被她偷袭?
    只能像这样看着她满脸的血,继续干她……
    干她……
    干她……
    直到我的引擎终于熄火……(再干不下去)
    停下所有动作的我,只是继续插着她,小声的:「喂?」
    她依然动都不动。
    虽然差不多确定,不过出于好奇:「你是处女没错吧?」
    「…………」
    我有点烦了,举起拳头:「到底是不是?」
    她终于慢慢点头.
    「我真的不想杀你,不过如果被逼到还是会动手。所以只要你乖乖的,就不会有事,听到没有?」
    她再次慢慢点头.
    我命令:「移动你的双手,尽量压在自己的身体下,从另一边伸出。」
    她没有反应。
    我再次握紧拳头:「自己压着双手!」
    她终于慢慢挪动双手,探进自己的身体下,直到右手出现在左腰,左手出现在右腰,彻底压着……
    看她这样,我才比较放心的从旁边地板取过一件衣服,擦她脸上的血。
    擦乾净之后,虽然脸上还是有明显的红肿,至少比较不那幺噁心。
    我重新捏她的奶,继续操她。
    「你叫什幺?」
    「…………」
    我只得停下动作:「操!哑巴啊?」
    她终于开口,想说话回答。
    嘴里的血,立刻顺着嘴角流到地板。
    不过她又重新闭上双唇,嘴巴动啊动,大约十秒之后,吐出一个东西。
    是被我打掉的一颗牙齿……
    血也再次顺着她的嘴角流落。
    她终于有气无力的说:「陈小云……」
    「几岁?」
    「十七……」
    我知道这个问题很蠢,但还是忍不住问:「你一个人在这里已经多久?」
    她沉默一会:「……不知道……」
    应该是她一直关在这里面,久到都不知道已经多少天过去?
    我不再问她,重新开始干她。
    一下又一下推进,一下又一下用力捏她的奶。
    最后,我终于什幺都不管,猛力撞进去,再次射进去:「喔喔喔……」
    小云虽然还是面无表情,却流出泪水,明显知道自己被我一发发内射。
    射精结束之后,我停下几秒喘口气,才抽出她的阴道,然后边注意她,边拿起地上另一件乾净的衣服,擦拭油亮的阴茎.
    重新穿好裤子之后,我留下她,快步离开办公室,回到仓库,穿戴装满东西的背包,一心只想离开这个地方。
    我拿着铁撬,轻轻拉开通往防火巷的后门,探头看外面,确认没有活尸。
    然后回头一望,想确定她没有趁机偷袭我,立刻看见依然裸露下体的小云,精液顺着大腿内侧流下,虚弱靠在办公室门旁,流着鼻血看我。
    我警告她:「没杀你,就该感谢我了!如果你敢乱来,一定回来杀你!听到没?」
    她缓缓点头.
    我不再看她,正想迈步走进防火巷。
    小云开口:「带我走……」
    我傻愣,回头看她。
    她继续说:「带我走……」
    我忍不住:「啊?」
    她是被我打傻,还是怎样?
    才刚被我强暴,又被我痛打到半死不活,现在开口要跟我走?
    她虚弱的说:「留下我一个人……我会死……」
    我很果断:「关我什幺事?」
    「求求你……带我走……就是要我做牛做马……」
    我一个字:「滚!」
    「求求你……我真的不想……再一个人……」
    我完全不想再跟她纠缠,低头弯腰,快步跑进防火巷。
    沿着墙壁,向依然敞开下水道圆孔走去,并且不时回头.
    果然她步履蹒跚跟出来,并且扶着墙壁,虚弱跟在我后面。
    我不再看她,只是加快速度往下水道孔走去。
    反正只要我盖上圆孔,她就追不上了。
    就在我距离圆孔只有五公尺远,忽然背后传来响亮的铝罐声!
    赶紧回头看去,是小云摔在一袋垃圾袋上,里面都是资源回收的空罐!
    她挣扎爬起,却也引发更多铝罐碰撞的声音!
    我的血液差点冻结!
    赶紧转头,看着t型防火巷的三个方向。
    外面的道路都有活尸三两出现,并且盯着这里看。
    小云终于站起,也引发最后一次的铝罐碰撞声!
    已经注意这里的活尸们,终于确认这里有活人,发声咆哮!
    三个方向,数十个活尸的百米冲刺开始!
    我赶紧跑向位在中央的水孔盖!
    知道情况的小云也奋力追着我跑,边跑边哭:「救救我……救救我……救救我……」
    救她?我自己都快要救不了自己!
    「干!你去死吧!」
    我赶紧脱下大背包,塞进圆孔,尽力要让它摔在底下的污水里,才能跟着下去!
    裸露下体的小云,依然边跑边哭:「救救我……救救我……救救我……」
    好不容易,我把背包塞进下水道,沉重落地声!
    我不看她一眼,就要钻进下水道……
    小云的惨叫:「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————」
    我不由得看去,差不多七公尺远,她已经被一具活尸捉住,并且咬住左手臂的肉!
    大量鲜血立刻从活尸嘴边喷出!
    我看这样……干!万事休矣!
    就要直接钻进下水道入口,把圆盖关上!
    但是小云却哭叫着奋力挣扎,又踢又打的,甚至……
    她奋力抽左手,不惜让活尸把那块肉从手臂撕开!
    「呀呀呀呀呀呀呀呀——————」
    那具活尸有鲜肉咬,暂时不理小云。
    小云也任凭左手那片伤口鲜血喷涌,又哭又叫的再次向我跑来:「救我!救我!救我!……」
    我真的不想救她!
    真的不想救她!
    真的不想救她!
    真的不想救她!
    但是看这样,很有机会……
    「干!」
    我大骂一声,还是跑过去,连跑带拖的拉着她的右手,带她回到下水道孔!
    更不管她到底会摔成怎样,直接把她推下去!
    我这才跟着钻进下水道,搬过圆盖,在其他活尸就要扑上来的前一秒,及时盖上孔盖!
    听着活尸一直拍打铁盖,嘶吼乱叫,想到只差那幺一步就来不及,我开始发抖,甚至恐惧起来……
    但是底下传来的凄厉哭叫,再次引起我的注意,使我暂时遗忘恐惧。
    小云瘫坐在背包上,右手盖着左手臂鲜血淋厉的伤口,哭号不停: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————」
    我迅速滑下楼梯,双手推她:「躺在地上!」
    她看着我,哭到脸色发白,猛发抖,明显很痛:「手!手!手!我的手!……」
    我不管她的哭叫,强硬推倒这个女孩,然后一个劲把她的左手拉直在下水道的地上,用脚压着固定!
    最后,我从大背包抽出消防斧……朝她的左手膝关节狠狠劈砍下去!
    小云发出最凄厉痛苦的叫喊: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————」
    我叫小林,活在满是活尸的城市中,这就是我的故事……
    =完=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    共1条数据,当前1/1页